©Haamjuhae

快乐无意义

人怎么能在无意义中取乐呢?只要世界上有人笑,情况就会这样;人们甚至可以说,几乎在有幸福的任何地方,都会有人在无意义中取乐。经验变成了它的对立面,合目的变成了无目的,必然变成了随意,但是这种转变是这样的:它不造成任何损害,只是被认为是一时出于狂妄。

总之,这样的事情令人愉快,因为它瞬息之间就将我们从必然性、合目的性、经验性的压力下解放出来,我们通常把这种必然性、合目的性和经验性看作生命中的无情主宰;如果意料中的事(它通常令人害怕、紧张)无害地爆发出来,这时候我们便可以嬉戏与欢笑了。

——尼采

每日意图Vol.3318

当一个人物成了大众的话题,他就成为各种思想的载体、对话的平台,人们会借他的名声来说自己的话,使它成为话题的注释或旁证。
——陀思妥耶夫斯基《白痴》

©Britt.Snyder

你确定是讨厌?讨厌和无能为力是不一样的。”
——《谁先爱上他的》

©Adam Papke

云彩从天空飞过,田野就会罩上阴翳,风景也会为之大变。乍看起来,人生似乎也存在这种变化——只要稍稍改变一下看问题的方法,人生就会是另一种风景。
——三岛由纪夫《爱的饥渴》

©Andrei Zadorine

你过的再快乐也会突然想到某些瞬间,让你以最快的速度黯下来,多少束光都照不亮。
——太宰治

©Sandra Linnell

对于我来说,美是一种状态,它足以使我感到这个世界的虚幻;因为美出现的时候,它太真实了。当一种美还没有被人发现,只被我独自看见时,我会有一种喜悦,有一种秘密感,也会有一种恐惧。我的恐惧是,面对美我有些自惭形秽,我怕走近美而破坏了美。我还有另外一种恐惧,我怕当我看见了一种美的时候,别人也看见了这种美,从而毁灭了这种美。
——顾城

©Deni Pesto

看样子这个世界依然试图驯服我,那就如你所愿我会优雅的挣扎一番。
——《你的名字》

©Branislav Marković

请成为永恒的白昼,
用你太阳的光线做我的日落,
与你永不分离。
请成为看不见的黄昏,
让我的不安和渴望成为你迟疑不决的暮色,
成为你不确定的色彩。
请成为绝对的黑暗,唯一的夜晚,
让我在那里面迷失,遗忘自己,
让我的梦像星星一样
在你远方和否定的身体上发光。
——费尔南多·佩索阿

©Bjørg-Elise Tuppen

大多数人并不是真的想要自由,因为自由包含着责任,而大多数人害怕责任。”
——弗洛伊德《梦的解析》
每日意图
洞悉人性的幽微和光亮